中国哪里的蟹最好吃?

 zhang944132036   2020-09-01 15:54   125 人阅读  0 条评论
近来的台风天给炎热的八月降了降温,三伏天已经悄悄过了。


雨后凉风袭来,倒是让城君想起了:秋风起,蟹脚肥!

九月是螃蟹最肥美的时候,吃蟹,是时候列个菜单了。


鲁迅先生曾称赞: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很令人佩服的,不是勇士谁敢去吃它呢?”

在中国,天上飞的,地上跑的,水里游的,都能端上餐桌,网友调侃,四条腿的也只有桌子中国人是不吃的了。

二鳌八足的螃蟹,谁是第一个吃它的人已经不重要了,总之也是中国人饮食文化中不可或缺的篇章。


我国东部海岸线曲折漫长,水系庞大湖泊众多,从北至南,从上往下,有水的地方就有蟹,有蟹的地方,就有吃蟹的中国人!

而对于怎么吃螃蟹?中国各个地方都给出了绝佳的答案!

江河湖海,总有一款蟹满足你的口味。


盘锦
冬天也挡不住吃螃蟹的热情

众所周知秋季是吃螃蟹的最佳季节,但是秋季易逝,往往螃蟹的余味还没散去,螃蟹肥美的季节已经过去。

这时候,盘锦冻螃蟹大放异彩的机会便来了。

盘锦位于辽河入海口,在海水里生,淡水里长,是盘锦河蟹的特点。

盘锦“蟹稻共生”养殖基地。

苇塘众多的盘锦为蟹的生长创造了绝佳的地理条件,盘锦的大洼县和盘山县被称为“蟹都”,是中国河蟹最大的产地之一。


入冬的时候,把秋季剩下的螃蟹放回蟹塘里越冬,螃蟹在塘里处于一种半冬眠的状态。

寒冬腊月时破冰捕蟹,把处理好的生螃蟹融进卤汁里,直接放置于零下一十几度的天然室外冰柜,卤汁凝固,在时间的作用下慢慢渗透进螃蟹里。

当它端上餐桌时,其他菜品必定黯然失色。

冰天雪地外有烧烤,温暖的室内有冻蟹,盘锦人可真招人羡慕。

山东
螃蟹,清蒸就够了

当大螃蟹生长在山东,必定会成为大大螃蟹,毕竟在山东,无处不大,一根葱都有两米高。

滔滔千里黄河,裹挟着大量泥沙,在山东东营处汇入大海时,给东营人带来了九月最诱人的美味——螃蟹


海河交汇处泥沙堆积、沉淀,形成三角洲,天然的地理优势让山东东营成为黄河口大闸蟹的养殖场。



而此时山东的另一个城市威海,文登区的岩礁上,也有大量的石甲红海蟹正在开心地爬来爬去。

因其腹部和腿缘略呈红色,被当地人称为石甲红赤甲红


岩礁众多,海藻密布,饵料丰富,威海文登的岩礁简直是石甲红的天堂。

不管是河蟹还是海蟹,在山东富饶的土地上尽管“横”着走,走到哪里都是个头肥美,肉质紧实

直到秋季正当时,“横行无阻”的山东螃蟹也只能在山东大汉面前乖乖“束脚就擒”。


我国的蟹类丰富,做法也多样,然而山东老饕最喜欢的还是清蒸螃蟹

这是山东人对螃蟹的最高敬意,毕竟,上等的食材,在烹饪过程中要做好减法,而不是加法。

姜蒜托底,直接上锅蒸!为防止蟹黄流出来,螃蟹肚子一定要朝上


10分钟后,当青蟹变红蟹,一盘清蒸螃蟹便可上锅,剥壳去腮,金黄的蟹膏、紧实的蟹肉,赚足了山东人的口水。

蘸上一点红醋,更提螃蟹的鲜味。


南京
这口汤包,让皇帝赞不绝口

南京人在怎么吃螃蟹的问题上,显然更加独具匠心。

螃蟹蒸熟取蟹黄蟹肉做馅,母鸡猪皮熬汤成冻,高筋面粉做皮。

制作工艺堪称一绝:对于想吃蟹又不会剥的“手残党”、还有只吃不剥的“懒惰患者”来说,蟹黄汤包十分友好,真正帮你实现优雅吃蟹。

图/图虫@颠颠痴痴

裹着汤汁的汤包皮也是讲究,皮太厚了口感差,皮太薄了出锅容易漏,又怕被汤泡久了面皮口感变差。

蟹黄汤包在明清时期已经享有盛誉,相传曾为朝廷贡品。

清朝乾隆年间,皇帝六下江南时恰好路过龙袍,乡民们特地为皇帝制作的当地特产的包子,以蟹黄蟹肉为馅。


乾隆皇帝尝过后连连称赞,龙颜大悦,此后乡民们便称此种包子为“乾隆汤包”。

每年菊黄蟹肥时节,都要吸引大江南北数十万食客前来一饱口福。

吃蟹黄汤包也是有讲究的,吃的步骤若是出了错,包子的美味便要流失大半。

记住口诀:轻轻移,慢慢提;先开窗,再喝汤,最后一扫光。


拿到包子后要小心夹,可别给捅破了,先给它开个小窗,咬开一个小口,先慢慢吸包子里的汤汁。

吸汤汁可急不得,包里的汤汁可烫了,汤汁喝完了再吃包子,回味无穷。

扬州
蟹粉大户,花样百出

江苏作为吃蟹大省,省内各市吃螃蟹的技艺也层出不穷。

蟹黄汤包在扬州这里直接大了一倍,汤汁更多,在汤包上插根吸管,咕噜咕噜喝起汤来,好不惬意。


扬州菜作为淮扬名菜的代表,绝对要入手一份蟹的单品还不是汤包,而是蟹粉系列。

螃蟹煮熟后拆取出蟹肉蟹黄,这便是扬州人所说的蟹粉。

与嫩豆腐搭配,便有了鲜掉眉毛的蟹粉豆腐


掺上肉馅清炖,这份独到的蟹粉狮子头爽滑松香,让人啧啧称赞;


还有蟹粉干丝蟹粉捞饭等菜式,不用上手,即可享受硬壳下柔软的美食!

螃蟹蟹壳厚重,除了蟹膏蟹肉其实很少,而爱吃蟹粉的扬州人,在吃蟹的季节,扬州人每天消耗的蟹粉以吨计。

为了补足供应,每到吃蟹的季节,总是会有很多临时搭建起来的“拆蟹团”。

图/ 《螃蟹的征途》

手掌纷飞中,一只只蟹完美脱壳,只留下一堆蟹粉。

浩浩荡荡的“拆蟹团”忙活完一个秋季,大部分人便默默退团,明年秋蟹回归,“拆蟹团”再重出江湖。

苏州
文吃蟹,要讲究

要是论起吃大闸蟹,苏州是绝对绕不过去的。苏州人吃蟹,论讲究比南京人有过之无不及。

吃螃蟹,分文武。

生掰硬啃是武吃,酣畅淋漓但是些许浪费;苏州人吃蟹最讲究的还是文吃。


文吃螃蟹,首先八般工具都要齐全。

锤、剪、铲、针、钳、匙、叉、刮,完整的吃蟹八大件,缺一不可。

吃蟹本就是考验人的耐心,在工具的辅助下,拆蟹巧手完全可以把蟹完美肢解,取肉后蟹壳还能拼凑回去。

苏州人更是把吃蟹八大件作为不可或缺的聘礼。


传说清朝时苏州一富商嫁女儿,按照当地习俗,出嫁前天把99件嫁妆摆在街上。一位路过的工匠挑刺儿,说是少了“金蟹八件”,凑不成百。

富商本身就爱吃蟹,闻言立马差人赶制蟹八件,在女儿成亲当天把“蟹八件”补上。

至此,“蟹八件”就成了很多苏州女子必备嫁妆之一。

把吃蟹的工具当聘礼,足见苏州人对吃蟹有多狂热。


苏州人吃蟹讲究顺序。吃蟹应当从蟹黄、蟹膏、蟹肉,到蟹脚,慢慢的享受美食带来的舌尖刺激和精神享受。

吃蟹的时候,再小酌一口黄酒,一个字,就是爽!

图/图虫@韩川宇

上海
醉蟹,熟的不算

上海最让人陶醉的醉蟹用的是河蟹,生腌。

醉蟹之所以醉,在于它的醉卤是用酒调制而成


白酒黄酒齐上,加上焯水的葱姜冰糖花椒等调味料,便构成了醉蟹中最主要的一环:醉卤

洗净后的河蟹,放进密封性好的容器里,底部要垫上葱、姜、陈皮,放入河蟹后,再放上一层葱、姜、陈皮,最后加上调制好的醉卤,压上重物封口。

不过几天,蟹肉蟹膏在醉卤的作用下颜色慢慢变深,等到颜色变得黑红,这只醉蟹的美梦就该到头了。


冷藏的醉蟹,吃的时候改刀切块,浇上剩余的醉卤,一口便让人上头。

上海的醉蟹味甘鲜美,特调的醉卤不止让蟹醉了,吃蟹的人也沉醉其中无法自拔。

而且在上海人眼里,熟螃蟹是没有资格做一只醉蟹的,只有生的醉蟹,才是老上海挂在嘴边,念在心里的传统美味。


宁波
蟹炒年糕,刚刚好

宁波人爱吃年糕,也爱吃蟹,于是梭子蟹与年糕的搭配在宁波人看来,十分完美。

在宁波,年糕几乎是主食一般的存在。宁波人吃年糕,通常是炒或者煮汤。

而炒年糕中,最让宁波人痴迷的,还是梭子蟹炒年糕

梭子蟹除去蟹腮、蟹肠、蟹胃、蟹心,切块。



热油加葱爆炒蟹块,螃蟹变色后加入焯过水的年糕,再加入生抽、料酒、白糖调味,还可加入卷心菜,红椒,香菇等。

年糕无味,焯过水的年糕仿佛打开了全身的毛孔,等着吸收蟹汁的鲜美。

蟹让年糕增添了许多风味;而年糕的加入,也让整道菜的口感更加丰富。

两种食材相得益彰,不怪远离他乡的宁波人,一到蟹肥的秋季,思乡之情更为浓重。


宁波人吃螃蟹,除了炒年糕,让外地人慕名而来的是另一道蟹做的佳肴——红膏炝蟹,堪称“海鲜冰淇淋”,又被众多食客戏称为“毒药”,据说是越吃越上瘾。


宁波下饭有三宝:“咸齑,炝蟹,泥螺好。”红膏炝蟹算的得上是宁波老底子美食的第一名。

宁波人吃海鲜,讲求一个”鲜“字,泥螺,海蜇,醉虾,均可生吃,其中,最让人放不下的,还是一份红膏炝蟹。

和大多数海鲜一样,炝蟹的由来,最初也是为了抢在时间面前留住食物本味的鲜美。

据说以前渔民出海捕捞的时候,为了海味鲜美不流失,就把捕上来的活梭子蟹立马倒入船舱,再灌入海水,放一把盐,把活蟹炝死。

宁波先民为了保存螃蟹而稍加腌制,无心插柳创造出了更加美味的吃法。


腌制好的炝蟹可放入冰箱中冷藏,待到食用时取出切开。

肥美果冻般的的蟹肉,还有满溢的软膏黄,光是卖相就足以让人垂涎。

腌制过的红膏炝蟹,将蟹的活色鲜香发挥到极致,吃的时候蘸一点姜丝醋,去腥又驱寒。

福建
有红蟳米糕才算过年

福建人说的红鲟,是指菜蟹或者膏蟹一类的锯缘青蟹,个头大,较肥美。

闽南俗语称:一盘鱘,顶桌菜!

要是海鲜宴上没有了红鲟,更是少了许多滋味儿。



福建人最喜欢吃的蟹,还属红鲟米糕

在闽南,红鲟最肥美,蟹膏最丰富的时间段不是秋季,而是临近过年的时候。

猪肉丝、鱿鱼丝、香菇丝、炸红葱头爆炒,炒熟后与蒸熟的糯米均匀搅拌,再在拌好的糯米饭上铺上大红鲟,包裹上荷叶大火蒸熟即可。

出锅的红鲟米糕既有糯米饭的香气,也带有荷叶的清香。红彤彤的蟹黄渗入糯米饭中,十分诱人。


每年过年,家人围在一起做一份红蟳米糕,把这味道年复一年的传递下去。

这是闽南人最期盼的年味,一份热腾腾的红蟳米糕,能解一年的乡愁与辛劳。

潮汕
生腌,不要太上瘾

潮汕人吃海鲜,但求一个本味。

海鲜的本味,只有生食最能体会。

与上海醉蟹不同,潮汕生腌螃蟹用的是海蟹,当地人又称“三目蟹”。


潮汕地区海岸线曲折,海产丰富,生腌海鲜是当地常见的海鲜处理方式。

姜葱蒜盐、芫荽、鱼露、辣椒、酱油、香油和白酒等调料等按照比例做成卤汁,鲜活的螃蟹直接浸入到腌料中卤



海蟹与河蟹相比,少了土腥味。

只需三四个小时,腌蟹即可食用,不得不说这波操作实在是生猛。

喜欢的人甘之如饴,不喜欢的人视之为砒霜。

湛江
当之无愧的花蟹江湖

秋风起,蟹脚痒,又到吃蟹好时节。

在中国大部分地区大闸蟹兴起的时候,在湛江,各式各样的螃蟹正当季。

螃蟹,是每位湛江人饭桌上必不可少的菜肴,自古以来,螃蟹就被誉为“百鲜之尊”,有“一蟹上桌百味淡”的赞语。

花蟹是湛江人气最高的螃蟹品种,因外壳有花纹而得名,而又以雄性的花蟹味道最鲜甜,个体体型大,营养丰富



湛江人最爱吃花蟹,用的是清蒸方式,先尖刀杀蟹,活蟹入锅会掉脚,腹部朝上会加少许水直接煮或蒸,至通红即可。

湛江人吃花蟹,都是直接剥壳食用,不用蘸料什么调料,原汁原味,大大的满足感。

澳门
一碗蟹粥熬30年

去到澳门的朋友,最不可错过的一道澳门美食便是水蟹粥

澳门处于咸淡水交界处,咸淡水交界处产的蟹味鲜甜,肉质肥美爽口。

水蟹粥的做法不难,最需要的就是耐心。小火慢熬,直到蟹煮熟了,粥变得稠密便可出锅。

水蟹粥里的蟹需得斩成大件,以防喝粥的时候被蟹壳卡住,影响口感也不安全。


出锅的水蟹粥先把蟹挑出来吃,再慢慢喝粥,暖胃又鲜美!

澳门官也街的诚昌老店,菜品不多,30多年来只用心做好一道水蟹粥。

一份简单的水蟹粥,口口相传,诚昌饭店把它做成了澳门的美食记忆。

旧旧的老店门面不大,桌子不多,来到澳门游玩的旅客,在不宽的老街上即便排上一两个钟的队伍,也要不能错过这道水蟹粥。


吃蟹
中国人的美食符号

从古至今,除非海鲜过敏,很难找到讨厌吃蟹的人。

诗人美食家苏东坡也是一个爱蟹之人。

“堪笑吴兴馋太守,一诗换得两尖团。”便是他用诗作与朋友换取螃蟹所作。

丰子恺在《吃蟹》一文中回忆父亲爱吃蟹,吃蟹的手法,拆蟹的顺序,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我们都学父亲,剥得很精细,剥出来的肉不是立刻吃的,都积在蟹斗里,,剥完之后,放一点醋拌一拌,就作为下饭的菜。
父亲说蟹是至味,吃蟹时混吃别的菜肴,是乏味的。
——丰子恺《吃蟹》


最痴迷吃蟹的清代戏剧家、诗人、小说家李渔对蟹的喜爱,字里行间透出绝对的真情实感。

每年蟹市未到,他便一点点存钱,家里人笑他以蟹为命,攒下来的买蟹钱,称其为“买命钱”。

从蟹开始上市,一直吃到下市。他还将秋天称作“蟹秋”。



天南地北,皆可吃蟹。

吃蟹,已经突破了地域、文化的界限,成了中国人独特的美食符号

你喜欢吃蟹吗?你认为中国哪里的蟹最好吃?记得在留言里告诉佳佳哦。


本文地址:/408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zhang944132036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 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